• 多语言
    • |
  • 合作网站
  • 登录
>>港澳

让彼此“看见” 让爱心传递

——内地港人情暖身障人士

本报记者  张  盼 文/图
2020年12月25日08:20 | 来源:
小字号

  顾客依次搭着肩膀,在周昊雨(右一)的引领下进入体验区。

  位于北京西单的木马童话餐厅,10余年间共聘用80多名身障员工,他们主要为盲人和低视力者。许多员工在这里收获了自信和成长,不少顾客专程前来探访,在全无光线的用餐区体验短暂“失明”。

  在网上了解到餐厅背后的故事,中国香港(地区)商会、香港专业人士(北京)协会、香港大学北京校友会组织20多名会员到场支持,年龄从“60后”跨越到“95后”。“第一次全程离开手机吃饭”“享受到真正的交流和久违的安宁”“对身障朋友有了新的认识”,参与者纷纷在朋友圈分享感悟。

  非常体验

  食客步入无光用餐区前,要先将包括手机在内的所有发光物品存放在储物柜。“请把双手搭在我的肩上,咱们出发咯。”身高一米八七的帅小伙周昊雨在入口站定,多名食客接龙式搭肩,开启探索之旅。

  “您搭着我的手,摸着桌沿儿,往里坐下。”失去视觉的时间里,没有食客知道桌椅的方位和样子,完全依赖周昊雨的帮助。等到菜上桌,食客还要摸索碗碟和餐勺的位置,再努力把食物送进嘴里,单纯依靠味觉判断到底吃了什么。

  有人笨拙地扒拉半天,送进嘴的却是空勺子,一不小心餐勺又滑掉在地上。众人艰难地探索环境,周昊雨却穿梭自如,上菜和撤盘有条不紊。“你为什么能看到?”有食客大惑不解。“那是因为我戴了夜视仪啊。”周昊雨笑了起来。

  等到离开用餐区,有人揭晓谜底,还有食客不敢相信,“他真的是盲人?”德勤中国华北区主管合伙人施能自对记者感慨:“我根本不知道他有身体障碍,以为他和我是一样的。”

  睿明国际有限公司合伙人潘永光告诉记者,他所在的一桌大概坐了6个人,大家在席间交流,起初的半小时感觉很无助。“摸索着把各种食物送进嘴里是不小的挑战,但我们知道从体验区出去还能看得见,而那些一辈子都看不见的人,他们的生活又会是怎样?餐厅带领我们去设想他们的处境,这种体验非常有意义。”

  “快乐三点半”少儿课外教育品牌创始人徐虹此前在上海参与过无光环境下的团队项目,这次特地带在国外读研的女儿来就餐。“我是第二次体验这种情境,女儿感觉更震撼。昊雨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内心充满阳光。人幽默、表达能力也很好,给我们印象很深。”徐虹对记者说。

  真诚互动

  用餐期间,体验区内不断传出歌声和欢笑。26岁的周昊雨对记者说:“我印象中香港人应该都是一口粤语,但这次发现大家普通话都说得挺好,有个女孩还有东北口音,听起来像我老乡,她说是因为自己身边东北朋友比较多。”

  “港人和昊雨一起唱《东方之珠》《红日》《喜欢你》,好像回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香港学生说。从粤语歌到英文歌,再到用餐完毕离开无光区,众人又聚在外间钢琴前,在周昊雨的伴奏下哼唱。从国产动漫主题曲到周杰伦的歌,一连又是好多首。“昊雨好厉害,什么都会。”

  在中国政法大学读研的港生陈嘉雯告诉记者:“昊雨提到有人告诉他,你去做个按摩师吧。但他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和对未来的期待,他去读大学,学声乐和钢琴调律,还在抖音直播教学生,生活很丰富,这些打破了我们对身障群体的刻板印象。”

  餐厅创办人于爽对记者说,餐厅今年首次加入北京盲校的备选招工单位,其中有9家盲人按摩,只有这一家是不同业态的西餐厅。盲校老师给的反馈是:“9家加在一起的求职意向都没你们餐厅一家强。”于爽说:“这说明身障者不想要既定的身份,就像昊雨其实是非常优秀、全面发展的个体。”

  于爽能报出一长串曾经的员工名字:“他们有人后来做了钢琴伴奏老师,有人在家乡开了乐器行、既培训又演出还成立乐队,有人雅思7.5分出国留学,有人能把很多小说整本地背下来,有人在做读屏软件……”

  温暖的家

  于爽把店员称作“孩子们”。店内高峰时期有12名员工,如今只有5人,王阳是唯一的健全者。周昊雨是一级视力残疾,心雨是智力障碍,厨师传旺面部损容、多脏器损伤,新来的辰辰是弱视。周昊雨在餐厅已工作7年多,担任经理也是法人。店里长期工作的员工都有股份,于爽打算把店交给这些“后浪”,让他们带出更多弟弟妹妹们。

  于爽因短暂经历单眼失明,对身障者的不便有切身体会,她因此创办了这家视障体验餐厅。“这些年餐厅坚持做两件事,一是为身障者提供就业岗位,二是支持无偿献血志愿者。”作为“熊猫血”志愿者,于爽已献血多年。餐厅楼下就有献血方舱,2018年起,当日献血的志愿者就能来店里享受免费餐食,如今义餐已送出2700多份。听于爽现场分享这段故事,有港人当即捐赠了几套义餐。

  施能自说:“这次来店里不只是体验,更多是想帮餐厅增加影响力,我会多多介绍企业和社会团体来这里办活动,让店家的情怀和爱心能够传递下去。”“这次经历让我们开始关注生活中的身障者,也会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潘永光说。徐虹有十几年的公益机构管理经验,也主动与于爽交流,希望餐厅能迎来转机。

  于爽还记得2012年在香港体验盲人出行的经历。香港体验馆常年访客不绝,得益于特区政府对社会企业的支持。“很多个人和团体将这种体验视为必修课,内地却还没有从文化层面把它设计到这个高度。”于爽认为,只要城市中身障者达到一定比例,都应该有这种体验式餐厅或者咖啡厅,让人们拥有平等交流的共享空间。“我从来不怕模式被复制,我们愿意提供开店技术支持。中国目前视障群体超过1700万人,他们应该有更多就业选择。”

(责编:刘洁妍、杨牧)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客户端下载

热门排行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